NEWS
联系我们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再好的笼子也不及天空

发表时间:2019-05-17 16:16 阅读:
飞鸽的改革史,也是一部国有品牌史。
接受记者采访时,杨国发不止一次表示,未来飞鸽要走混改这条路。长期以来,品牌所有权一直是飞鸽改革的禁区,这次高调再提混改,意味着关在笼子里的“鸽子”,终于有了放飞的机会。
早在1999年,因为被拖欠钢材款1400万元,上海宝钢集团起诉“飞鸽”,要求查封飞鸽品牌,准备将其拍卖。最终经各方深度介入,才使飞鸽品牌幸免于难。虚惊一场的飞鸽人,这回可长了心眼和记性,从此将飞鸽品牌当成了命根子。
诉讼期间,当时为了保全资产,飞鸽集团通过合法转让手续,将飞鸽品牌收归集团所有。从此,一直由集团负责品牌授权营运。
2001年底,虽外部投资主体不是全民就是集体,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问题。当前述股份制公司股东,通过分红回收全部投资后,飞鸽随即要求提高品牌授权费。据称,收费标准一下子提高了4倍。理由极其简单,老厂的人也得分吃“这碗饭”。
言外之意,这是飞鸽的品牌收益,吃不上就有国有资产流失之虞,要负法律责任的。
2004年底,前述股份制公司次决定吸引民营资本进入,被外界称为飞鸽重新起飞的转折点。时任副总经理的张金英回忆,2006年,这个公司单一品类曾做到100万辆规模,连凤凰和永久都来观摩学习。
当各方股东提出,要求“飞鸽”以品牌入股时。飞鸽集团以避免国有资产流失为由,断然拒绝。2009年3月,在东丽区的新厂房中,飞鸽车业制造有限公司成立。
飞鸽集团出资500万元清退掉各方股份,并采取管理者持股的模式,由原副总经理张金英个人出资300万元,并担任总经理。
在飞鸽内部“砍树留根”的观念里,似乎任何觊觎品牌价值的想法,都是不惜代价要砍掉的“树”。“国资参股不能超过30%,到底是15%、10%,还是完全退出,我们都可以谈。”如今杨国发放下身段的说法,给人一种坚冰已破的改革空间。
飞鸽车业自2009年开始,已上缴6000余万元品牌费。其中,品牌授权费的标准依据,张金英表示并不知情。
作为一家整车组装企业,飞鸽车业缺失车架、烤漆等自行车生产的核心业务,导致飞鸽集团在混改中筹码着实不多。而飞鸽品牌如今价值几何,杨国发也无法回答。
“过去没系统做过品牌估值,评估起来也特别复杂,谁都不愿意接这件事。”杨国发说。
记者在飞鸽集团的材料中看到,有2007年飞鸽品牌价值5.4亿元的表述。而2013年同一品牌机构的榜单中,飞鸽排名已从第39位后移至第81位,品牌价值则升至18亿元。这个“利好消息”却未见各方引用,相信个中利害都有权衡。
近年来,张金英一直尝试利用“互联网+”给这个老品牌填充新的内涵。可惜的是,不论是和乐视合作“超级自行车”,还是重注押宝ofo小黄车,幸运女神并没有眷顾飞鸽。谈起飞鸽前途未卜的混改,张金英表达了自己的意见:“国资最好能够退出控股,未来飞鸽发展应以市场为导向。”
2016年,一家台湾自行车企有意向投资飞鸽车业。可惜,酝酿将近两年,最终不了了之。据说是因为对方在开曼群岛注册,不符合相关政策。人们担心一旦发生纠纷,找不到应诉方。尽管对方的真金白银,会提前投给近在天津的飞鸽。
记者近日再次见到张金英时,飞鸽车业已有了一些新订单,正在努力恢复元气。此前,为了公司能维持生产,张金英不惜抵押了自己的房产。
见证了飞鸽前几次改革自救,张金英深有体会:“我是飞鸽培养出来的,经历过她的鼎盛时期。这样一个品牌不应该没了,一定要有人扛起来。当时真是什么都没有想就做了,这个过程现在感触实在太深了。”

Copyright © 2015-2016 皇冠代理,皇冠公司代理怎么做,皇冠登3管理 版权所有 Power by 【网站地图